CONTENTS
DRE's 也來寫部落格好了 即時狀態

自序

  • 一開始出版社邀請我集文成冊的時候,我直接拒絕了。

    毫不猶豫。一如國二上學期的那個夏天,我向高中學姐告白,她頭也不回地離我而去。

    當然,出版社的毅力遠高於一個國二學生,即便我已表明立場,他們仍不放棄,圍繞著我,我感覺到自己終於也像個美女。可是我並沒有因此而得意忘形鑄成大錯,因為我知道他們只是花心,看你稍具姿色,便靠了過來,甜言蜜語,昨晚臂彎兒裡卻抱著另外一個。我決定相應不理,但他們經驗老到,直來直往,令我措手不及,一個箭步上前,不問我價錢,即逕自報價,跟我在拉斯維加斯看過的幾個喝醉酒的白人嫖客有幾分相似。不過出版界畢竟讀過幾年書,斯文有禮得多,眼神那麼地誠懇,那麼水汪汪,讓我覺得安心,開始相信他們將會溫柔地對待我。如果我表現得可圈可點,配合度高,他們想必出手闊綽吧。想到這裡,我不禁心跳加速,他們看我臉泛潮紅,都瞇起眼微笑得露出上排牙齒,兩手摩拳擦掌著。我想該是時候了,兩造一拍即合,水到渠成。

    唯一的問題是,我並不是一個賣春的。

    兩年過去,我未曾改變心意。他們一個個來,又一個個走,有的走了幾步又停下來,回頭勸我說:「唉呀,你體質異於常人,百年難得一見,是個天生的大妓女,肯定暢銷,希望你能回心轉意,考慮考慮。」揮揮手我目送他們離去,看著他們背影,心中難免不捨,我低頭掉下一滴珠淚,失落神傷,感嘆這一錯過,十年之後滄海桑田,自己終將紅顏不再,繁華落盡,人老珠黃,乏人問津。不過這種痛我能承受的。

  • 我最不忍的是讓他們失望而歸。

    他們該不會心碎得從此一蹶不振吧?

    一抬頭,他們已經抱別人去了。我早知道他們是堅強的。

    故事就說到這裡。本《指南》最終之所以付印成冊,是在那之後的事。從故作矜持到捨身取義,全靠本人不為人知的血淚心境轉折,大抵上那是一段極端痛苦的冥想式潛能開發進程,為使自我再次昇華。我正襟危坐手握《春秋》回想著以前在海軍服役時,上了船才發現那船的廁所是沒有門的,上面有排掛簾子的桿子,數十根掛鉤掛在上頭,雖然簡陋,似也能湊合著用,可神奇是,它也沒有簾子。那一整排蹲式馬桶僅以白鐵相隔,正面毫無 遮蔽朝向通往浴室的走道,不偏不倚,一蹲,在眾人面前,你屌兒就啷噹了。初次來到聖地的人,面對如此世界大同四海一家的景象,無一不嚇得渾身發抖。我陷入恐慌整整有十秒鐘之久,面部逐漸失去血色,由於狀況緊張,刻不容緩,最後不得不果決地做出痛苦的決定,拋開羞恥,為了腸胃保健而迎向自然。當時我幾乎是用首次脫掉初戀女友牛仔褲的速度脫下自己的,紀錄至今未再打破。

    日子一天天過去,很快地,我還能探頭和隔壁聊天,有時路過的人跟我要根香菸,我挪動一下屁股,熟練地拿出半掛在腿上的短褲口袋裡的白長壽,他說多謝,我們四目交接,那一剎那我得到了真正的自由。

    很多事情看了嫌髒,對不起祖先,做了你才發現你比誰還得心應手。

    二○一二年九月,我下海了。

最佳螢幕解析度: 1280 * 800 pixels 或以上

: )